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威尼斯人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站:*ST中捷股东大会惊动公安 大股东管理人被拒之门外

时间:2019/10/26 17:56:22  作者:  来源:  查看:6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本是一场流程简单的投票候选独立董事议案的股东大会,却足足召开了4小时有余;原本是股东之间各自平等行事投票权,却最终因为肢体冲突惊动了公安部门——这就是身陷股东内斗的*ST中捷(1.710, 0.07, 4.27%)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现身的“化简为繁”。  1...
  原本是一场流程简单的投票候选独立董事议案的股东大会,却足足召开了4小时有余;原本是股东之间各自平等行事投票权,却最终因为肢体冲突惊动了公安部门——这就是身陷股东内斗的*ST中捷(1.710, 0.07, 4.27%)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现身的“化简为繁”。

  1、异地会议“避股东”?

  今年10月9日,*ST中捷曾发布公告,经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二十四次(临时)会议决议,召集召开公司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召开时间为2019年10月25日下午15:00。会议审议议案包括两项:1.《关于补选王堃女士为独立董事的议案》2.《关于补选冯卫先生为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ST中捷注册地和办公地均位于浙江台州,不过最终选在了北京市朝阳区凯迪克格兰云天大酒店召开。这家酒店置身于奥运村内,紧邻鸟巢。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上市公司确实可以异地召开股东会,但须提前将召开的时间、地点等信息告知其他的股东,并且召开的流程必须得合法,若是有股东不方便参与此股东大会,也可以书写委托书,将自己的股东权益转交给他人行使,也可以直接就回复不方便参加股东会。由此可见,*ST中捷本次股东大会符合法律程序。

  不过,10月25日中午,证券时报记者来到凯迪克格兰云天大酒店时,也有股东对此提出了自己的异议。“浙江公司选择在北京召开股东大会,当然有方便现场见证律师等方面因素的考量,不过我个人认为,由于*ST中捷不少股东之间利益纷争较为严重,更大的可能是实现‘股东大会躲股东’。”




  2、被拒门外的大股东管理人

  记者在股东大会现场证实,确实有部分参会投票方并没能进入现场参会和投票。*ST中捷控股股东中捷环洲的破产清算管理人便是其中之一。

  *ST中捷主营业务是研制、生产和销售中高档工业缝纫机系列产品,于2004年7月在深交所上市,前实际控制人为蔡开坚(现持有公司8.85%股权,为公司第三大股东)。2014年,借由*ST中捷大股东中捷集团破产重整之机,中捷环洲控制了上市公司,直到目前仍为*ST中捷控股股东,共持有公司1.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7.45%。

  不过,中捷环洲由于资不抵债,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受理了对公司控股股东中捷环洲的破产清算申请。2019年10月22日,*ST中捷曾收到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通知,告知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有关规定,指定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宁波科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担任浙江中捷环洲管理人。

  *ST中捷当时公告表示,“公司接到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通知后,当日向公司控股股东中捷环洲发函确认此事。截止目前,公司仍未收到公司控股股东中捷环洲关于此事项的任何回复。”

  大股东管理人被拒之门外,正是发生在这一背景之下。

  记者在现场看到,管理人手持民事裁定书、破产公告、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委托人材料和身份证复印件等材料向*ST中捷方面出示后,*ST中捷方面拒绝了该管理人入内开会。

  管理人方面对此不解。一名女性代表对证券时报记者分析说, “*ST中捷大股东方面今年9月18号已经由法院受理破产,但作为管理人,我们目前依然没有接管完毕,而是正在接管过程之中。按照法律规定,虽然大股东目前破产清算,但是也要对所有股东一样对待。大股东破产清算后,相关权益将由管理人全权接管,代为行使股东权利。我们今天是来开会履职的,但却被拒之门外。”

  上市公司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并不是裁判机关,所有股东都应该按照义务带齐资料前来开会,但凡满足条件者就可以进去。这些条件我们此前都公示过。即便管理人出具了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我们也只是协助执行人,而不是被执行人。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只能按照公司章程、公告和相关监管规定的程序来放行、来召开股东大会并投票。”

  虽然经过多轮交涉,但最终,管理人也没能进入会议现场。最后管理人选择的办法是,在会场外自行录制了视频,证明自己来过现场。

  “如果我们进入现场投票,我们将投弃权票。”管理人方面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作为管理人,要最大限度地维持大股东债权人的利益,而要实现这一点,最主要的就是需要保证中捷环洲所持有*ST中捷股权的价值,保住*ST中捷上市公司主体地位。因此,谁能更有利于上市公司保壳和发展,我们才会支持谁。”

  3、同一股权,两种结果

  与其他公司通常会在股东大会当日发布投票结果公告不同,昨日晚间,*ST中捷并没有就当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发布任何公告。这折射出本轮股东大会投票、计票的复杂性。

  “从其他公司经验来看,网络投票结果通常交易所方面会传给上市公司,现场统计结果由于参加股东人数不多,更不会难于统计。目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市公司方面仍未发布相关公告。”有上市公司股东对记者表示。

  此外还有参加当日股东大会投票的股东对记者表示,本次股东大会投票,除了现场投票之外,还可以进行网络投票。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互联网投票系统投票的时间为2019年10月24日下午15:00至2019年10月25日下午15:00的任意时间。这意味着,网络投票时间要早于现场会议时间。

  前述股东向记者表示,“由于本次所推荐的两名董事候选人,均为大股东方面推荐,虽然大股东中捷环洲已经被判破产清算,但是肯定早在会议召开之前已经投出同意票。”不过由于记者没有在现场找到中捷环洲方面负责人,*ST中捷方面也尚未发布相关公告,这一说法目前没有确凿证据。

  实际上,在昨日的股东大会上,虽然遭遇破产清算的中捷环洲并没有露面,但是却派出代表前来投票。这位代表被当场一些股东认定为“假股东”,被要求即刻撤席,以保证股东大会的合法。

  据悉,这位“假股东”是手持中捷环洲的公章进入会议现场的。“由于中捷环洲已经被裁定破产清算,肯定这枚盖章是无效的,我们所有现场股东都认为这名‘假股东’没有投票权,要求出去后再启动投票程序。”在股东大会间歇期间,有股东对证券时报记者这样介绍。

  16时左右,*ST中捷相关工作人员向证券时报记者证实,这名股东已经正式撤席。这意味着,大股东中捷环洲方面并没有能在现场投出赞成票。

  不过,这依然牵涉出一大悖论——中捷环洲破产清算管理人拟投出弃权票,而大股东本身则大概率会在网络投票环节投出赞成票。由此,一份股权很可能产生两种不同的投票结果。如何解决可能会出现的这种情况呢?现场有个人股东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是否认可大股东方面的网络投票,如果按照上次股东大会上市公司以及见证律师的判断标准,应该是无效的。”

  种种复杂情况之下,原本定于昨日15:00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一直到晚间18点仍然没有开完。虽然记者被工作人员拦截在会场之外,不过会场内经常泛起的争吵、和辱骂声,依然会不时传出。

  17:40分左右,股东大会现场还发生了严重的肢体冲突。此种情势之下,酒店保安已经不足以维持会场秩序,属地派出所派出公安人员赶赴现场。


  4、问题之船驶向何方?

  本次股东大会上被投票的两位补选董事,只是*ST中捷高层变动的一个缩影。实际上,从股东内斗纷争开始以来,*ST中捷便进入了频繁换帅期。仅仅今年,公司就已连续有两任董事长辞职,至少有6位高管递交辞职申请。

  就在10月10日,*ST中捷还收到公司第二大股东宁波沅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宁波沅熙”,持有公司16.42%股份)现场送达的提请增加临时提案的函及附件。议案涉及提请罢免肖莹独董职务、提请罢免张炫尧董事长职务、提请罢免秦琴非职工监事职务。不过,*ST中捷董事会以议案理由不成立为由均予以驳回。

  人事的变动频繁,显然与股东内斗密不可分。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公司前十大股东中,已经分裂出多个阵营。其中既有独立利益的代言者,也有通过合纵连横等方式结成的类似利益共同体。各自阵营之间,不时会爆出对垒式言论。

  以三股东为例,今年5月份以来,*ST中捷大股东与第三大股东产生了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纠纷。5月14日,*ST中捷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中捷环洲持有其第三大股东蔡开坚签署的《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协议》,称蔡开坚已将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以及协议委托期间内所增加股份的全部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给中捷环洲,但上述内容遭到了蔡开坚的否认。

  而从围绕*ST中捷链条的一系列相关方来看,无论是大股东中捷环洲及其债权人,还是对于*ST中捷一众其他股东来说,目前面临的最大难点在于,公司已经滑到了暂停上市的悬崖边。


  今年前三季度,*ST中捷亏损额超过4736万元。由于公司2017年和2018年已经连续亏损,若今年仍旧无法扭亏,根据深交所规定,公司将面临暂停上市危机。在A股退市出清功能日趋明朗的新生态下,暂停上市对于*ST中捷意味着什么,这个链条上的利益相关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从昨日股东大会上记者与部分股东的采访来看,由于中捷环洲已经被裁定破产清算,不少中小股东已经将公司保壳的希望寄托在二股东宁波沅熙身上。“从目前来看,我认为*ST中捷公司治理结构已经失效——多数对外投资收不回来,现任经营层也没有足够动力去追回。*ST中捷由谁掌控,都没关系,但是有两点非常重要。首先,对待股东要一视同仁;其次,实现保壳乃是当务之急。

  中捷环洲清算管理人也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ST中捷越来越像一艘逐渐沉没的大船,债权人和股东都是这艘船上的乘客。我们最需要做的,不是只顾护食和争抢各自利益,而是应该携手共济,一起防止*ST中捷这艘大船走向沉没。”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开户)